催生台湾威权巨灵是谁

渊星婚恋网 征婚交友 2020-05-26 18:41:41 0 民进  社会  

  台湾民主化20多年,历经3次政党轮替,没有任何政党可以长期执政,也没有任何政治人物不可取代。但台湾政党政治与民间社会始终不能摆脱“统独”对抗的本质,成为民主发展之癌。政党政治的本质在于竞争,民间社会的本质在于监督,在马英九执政时蓬勃发展的民间运动,到了民进党蔡英文时期,却摇身一变成为执政当局的统治工具,不再监督,只见护航。

民间社会失能,台湾地区行政团队将成为无所束缚的巨灵,肆意妄为,社会必须正视。  权力需要制衡,2018选举失利,民进党被迫收回行政专断的獠牙,2020胜选后随着水涨船高的民意支持度及新冠肺炎疫情的新闻覆盖效应,民进党当局立刻恢复本性,在中火、“公土计划法”等议题上再度露出行政专断的真面貌。社运界却显得软弱无力,甚至为虎作伥,映照出台湾民间社会的双重标准。  民间社会双重标准!  就台中火力发电厂议题来说,涉及面向甚广,不仅是能源、空污、环保的公共政策议题,更是地方自治分权的宪政议题,非常重要。台中市长卢秀燕就是以反空污、反火力发电的形象与议题设定,大胜民进党林佳龙,她的胜选代表台中市民的民心所向与政治选择。卢秀燕上任后,坚定执行中火减碳政见,屡次与民进党当局意见相左,时有冲突。上月底台中市府就以台电所属的中火在去年生煤使用量超过1104万吨为由,裁处300万元(新台币),并经审议后驳回台电的诉愿。  台中市府执法态度坚决,台行政机构率尔出手,以台中市府制定的“自治条例违”反官方“法规”为由,径行宣告“台中市管制生煤自治条例”部分条文无效,企图釜底抽薪护航中火,引发社会轩然大波。这是“宪政”史上首次中“执政党”认定地方“自治条例”违“法”,涉及侵害“宪法”保障地方自治权的核心问题。台行政机构宣称因修“空污法”,“生煤自治条例”抵触“新法”,但“空污法”已修逾1年,台行政机构显然意在护航中火,不惜制造违“宪”争议。  中火争议的背后其实是民进党执意推动“2025非核家园”,降低核电发电量后,需要仰赖更多火力发电,不惜增加空污,牺牲地方环境与居民生活品质和健康。从民进党当局执政前的2015年到2019年,核能发电占比从16%降至%,但再生能源的成长跟不上减核速度,占比仅从%增加到6%,与民进党宣称的20%目标相去甚远,只得让火力发电加足马力,最高时占比达8成4,台湾还没成为非核家园,却先成为火力家园。近年中部地区空污日趋严重,严重影响居民生活品质与健康,这也是卢秀燕靠反火力、反空污当选的背景。  社运遇政治就转弯?  遗憾的是,地方政府捍卫市民环境与健康权,主张减碳的同时,却少见社运人士发声,甚至还有环保团体与民进党站在同一阵线。台湾环境公义协会理事长洪正中就批评台中市府开罚单减不了空污,这位理事长是林佳龙时期的环保局长,也是“台中市管制生煤自治条例”的制定者,足见其朝秦暮楚、反覆无常,所谓“环境公义”也只是政治工具。  台行政机构政务委员张景森趁防疫期间硬推“公土计划法”修正,以社运包装政治的人再次现出了原形。修正草案放宽公土功能分区划设作业期限、取消公听会制度设计,授予台湾重大建设空白授权,阉割了“公土计划法”“立法”意旨,连民进党自家人都看不下去。  然而如范云、洪申翰等以社运成就名义担任民进党不分区的公民意见领袖,却投下赞成票,讽刺至极。民众党党工婚外情事件,妇权团体集体噤声也令人玩味,社运遇到政治就会转弯吗?  纵容民进党恣意扩权,证明社运团体眼中只有立场、没有议题,双重标准已成为民间社会崩坏的写照。民进党高举民主防卫大旗,其实民主早已巩固,民主能否走向良制才是问题。面对大陆“体制自信”的软实力攻势,台湾亟需展现民主体制优势,而民主体制优势关键在政党政治是否健全?民间社会与社运团体能否有效监督、制衡政党?民间社会要扮演好监督执政的角色,政党政治才能走上正轨,人民也才能免于遭受政党恶斗之苦。来源:台湾《中国时报》责任编辑:邱梦颖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下一篇 :返回列表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留言与评论 (共有 条评论)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