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庆生大陆终止台湾不可承受之重

渊星婚恋网 婚恋交友 2020-05-08 11:32:49 0 台湾  两岸  贸易  

作者罗庆生(台湾国际战略学会执行长、博士)去年7月我曾撰写《正视ECFA十年大限将至》一文,指出台湾不推两岸“服务贸易协议”与“货品贸易协议”,中国大陆有正当理由在ECFA满10年后终止。

此议题在岛内引起重视后,原本因今年1月国台办表态“不希望看到这一重要成果得而复失”而止息,近日ECFA是否终止的议题再度被挑起。不一样的是,去年讨论此议题多为台湾学者,近日讨论者多为大陆学者。大陆学界已注意到两岸敌意滋长,单向惠台不可行,开始评估ECFA终止的利弊,而结论多认为利大于弊。

如此连结大陆宣布暂停陆生来台就学,ECFA的存续似乎不再那么稳固。

本文将探讨大陆终止ECFA对台湾的影响。

在此之前,由于ECFA究竟有没有“10年大限”众说纷纭,故先厘清所谓“10年大限”议题的脉络。虽然目前民进党否认“10年大限”存在,但最先提出此一质疑的却是10年前担任党主席的蔡英文;此一词汇,也是当时绿营媒体批评马时期签署ECFA时所首创。

蔡英文首先质疑ECFA10年大限2010年4月25日,当时执政的马英九与在野的蔡英文进行一场政策辩论,辩论的主题即为ECFA。

蔡英文认为世界贸易组织(WTO)规定ECFA10年内要转为自由贸易协议(FTA),而FTA要开放台湾市场,因而强调“一签ECFA就排定了10年内一定要开放九成市场的时程”,认为将影响台湾好几百万人失业或者收入降低,批判ECFA是糖衣毒药。

马英九则以开放市场的10年不是铁律,有许多例外响应。

因此,6月30日,两岸签署ECFA次日,台湾绿营媒体自由时报即以“WTO10年大限,马举特例回避”为标题,引用多位绿营学者的论点,批评马举少数特例辩称WTO并未硬性规定,显然是在回避问题。

这是“10年大限”词汇的缘由。

从国际建制的角度,所谓“10年大限”的关键在ECFA是不是FTA的过渡性协议。

WTO允许各关税领域相互签订FTA,但规定FTA的零关税必须普及90%的贸易,如果基于双方需要只对部分商品免税,将妨碍他国企业竞争,对第三国不公平。

但在达成FTA之前,双方可先签署过渡性协议,对特定商品免税,时限10年。

两岸达成ECFA时曾向WTO通报,指这协议并未完成,谈判仍在进行中,不属于过渡性协议。

当然这不是两岸说不是就不是,但如果没有第三国向WTO提出异议,协议仍可继续。

即便有第三国提出,在WTO争端解决机制下还有攻防,且这机制在特朗普政府抵制下已接近瘫痪。

ECFA实施10年甚少听闻第三国抱怨,要不要继续给予对方早收清单的免税成为两岸自己的事。

然而,ECFA中规定尽速完成的《服务贸易协议》与《货品贸易协议》,前者因“太阳花学运”未能在“立法院”通过,民进党上台后即不再推动,后者的谈判也中断。

故就法理而言,ECFA实施10年后有理由终止。

大陆甚至无须依照ECFA文本第16条在180天前提出终止的书面通知并进行协商,径行宣布遵循WTO规定在满10年之日自动失效即可。

就终止或继续ECFA这议题而言,球在中国大陆那一边。

终止ECFA对台湾的影响可能超出预期虽然终止ECFA目前仍是假设性议题,但民进党当局也曾对此议题做过响应。

国贸局统计2019年出口适用早收清单金额仅剩198亿美元,年减达16%,认为对台外贸影响已相对较小;且评估主要冲击产业为石化、运输工具及部分农产品,若恢复课征,关税约在5%到10%之间。

198亿美元并不多,仅占台湾2019年出口总值3,293亿美元的6%。

关税税率5%到10%也属于可接受的范围。

因此虽然陆委会表示,ECFA对双方均有利,希望能持续落实,但缓解民众反弹的成分居多,实际上绿营学者多认为,ECFA终止后的冲击并没有那么大,且愈施压美国对台的助力也愈大,只要台美FTA能签下,与日本、新加坡签单边协议的机会就提高。

不过这类观点可能过于乐观。

首先,虽然美国的“台北法案”表示要增强与台湾地区的经贸关系,但特朗普上任后签署的贸易协议,无一例外,包括对加拿大、日本等坚实盟邦,都是在坚持“对美国有利”的条件下压迫对方让步而达成。

台美若谈判FTA,恐怕很难回避美牛、美猪进口议题。

如果亲美抗中所达成的台美FTA,结果却是美国得利台湾有损,擅长选举精算的民进党将难以承担。

绿营所期望的是美国能给予台湾更好的条件谈成FTA,但这期盼恐怕也会落空。

去年因为中美贸易战,部分台湾代工厂商将生产线迁回台湾出货,使台湾对美出口增长%,并取代意大利成为美国第10大贸易伙伴。

如此也使得对美贸易顺差增加到亿美元,较2018年亿美元成长了130%。

对贸易失衡极为敏感的特朗普应不会满意这数据,要让利台湾恐怕不会同意。

其次,表面上看来终止ECFA只牵涉198亿美元商品贸易,其实不然。

减免关税可视为一种让利行为,双方透过ECFA互相让利表示友善,这在身分认定上表示不再视对方为敌人。

两岸在签署ECFA时原本也期望透过进一步的“服贸协议”与“货贸协议”强化这种关系,可惜中断。

在台湾激进的民粹主义者坚持“中国是敌人”,并逐渐在年轻族群发酵而成为蔡英文胜选的主因后,ECFA其实已是两岸关系“友善”时期的残余。

随着两岸关系的持续恶化,这种残余的象征符号愈来愈少,例如陆客自由行、陆生来台就读等都已暂停。

然而,暂停的陆客与陆生可以重新开放,终止的贸易协议却不能恢复重来。

不可逆的ECFA如果终止,即意味着两岸友善关系的正式结束。

台海未来出现地缘政治紧张,类似1996年台海危机,甚至激化为战争的风险将变高。

如此,在友善时期建立的两岸贸易关系,是否也会翻转?两岸从1992年达成“九二共识”后,贸易快速增长,2019年总额已高达1,903亿美元,其中台湾出口1,322亿美元,占总出口比重%,进口584亿美元,占比%,顺差738亿美元。

2019年台湾对外贸易顺差总额为435亿美元,如果排除出口大陆,为逆差303亿美元。

两岸贸易对台湾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

两岸贸易是奠基在友善的两岸关系上,而ECFA的终止,则象征两岸友善关系的结束。

如此ECFA连结的就不是198亿美元商品的出口,而是1,903亿美元的两岸贸易。

两岸未来如果潜藏着战争的高风险,那我们可以想象,将会有愈来愈多的企业,基于避险的理由逐渐将生产线迁出台湾。

台湾经济将如温水煮青蛙般的逐渐衰败。

虽然,台湾激进的民粹主义者或许会欢迎这种局面,他们主张追随美国对华鹰派的“脱钩论”与中国大陆贸易脱钩。

但这种违反经济规律的思维在美国已遭到反弹而修正,在台湾更不具可行性。

有太多的例子证明,坚持意识型态而不考虑商业利益,将对经济造成严重摧残。

或许要等到ECFA真的被终止,才能启动台湾深一层次的反思吧?华夏经纬网专稿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责任编辑:黄杨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百度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下一篇 :返回列表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留言与评论 (共有 条评论)
验证码: